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離婚贈與可否撤銷?


  俗話說:“千年修得共枕眠”。原本陌生的兩個人走到一起結爲夫妻,這緣分實屬不易,應倍感珍惜。但若婚姻確實不可避免地走到了盡頭,在處理權利時即應足夠審慎,一旦簽字確認放棄權利,就難以收回了。
  李梅沒有想到,二十年的婚姻,自己爲這個家全情付出,終究因丈夫王凱的變心而面臨瓦解。原本,李梅和王凱的這段婚姻很圓滿。兩人都是東台人,相互之間知根知底。結婚之初,丈夫搞裝修,雖然很辛苦,但日子過得還不錯。婚後不久,大女兒就出生了,那時王凱聽人說在上海搞裝修更掙錢,便決定去上海闖一闖。爲了照顧王凱,李梅帶著孩子也跟著到了上海。這期間,小女兒也出生了,一家人生活很融洽,此時的李梅感覺很幸福。
  因爲孩子要上學,兩個女兒被送回東台老家。起初,李梅留在上海繼續和王凱生活在一起,後來爲了照顧孩子,李梅也回了老家,開始做全職太太,家裏所有開支都靠王凱。之前王凱很顧及這個家,對于家裏的開支一直給得很爽快。可是離開上海數年後,情況漸漸發生微妙的變化,李梅跟王凱要錢變得越來越困難。在幾次三番爭執後,李梅已感覺到王凱對自己、對這個家態度的轉變。不知不覺間,他們的婚姻已亮起紅燈。
  盡管家人百般勸說,李梅萬般挽留,但丈夫王凱卻是鐵了心要離婚。王凱分別于2011年、2012年兩次向東台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與李梅離婚,東台法院均未支持。後王凱第三次向東台法院提起離婚訴訟。
  眼看到王凱連續起訴離婚,李梅深知這段婚姻已無法挽回,無奈之下,便同意跟王凱離婚。不過,爲了保護自己和女兒的利益,李梅向王凱提出了離婚的條件。2013年1月29日上午,王凱和李梅在法官的主持下調解離婚。根據離婚協議,兩個女兒均跟隨王凱生活,李梅不需給付撫養費。
  就在離婚的當天下午,王凱和李梅簽訂了一份贈與協議,約定將兩人及兩子女共同所有的位于上海的一處房産,以及東台一處未辦理産權登記的房産中屬于王凱所有的份額歸兩女兒各半所有,同時王凱不享有兩處房屋的居住權,李梅擁有兩處房屋的永久居住權。至此,王凱和李梅一別兩寬,互不幹涉生活。
  轉眼間五年過去了,2018年6月,李梅將王凱起訴到了東台法院。原來,當初李梅和王凱在協議中約定,上海那套房産出租,租金用于償還房貸,直至房貸償還完畢,王凱所持房産份額歸兩女兒所有,現王凱卻拒絕協助將其房産份額過戶給兩女兒。經多次協商未果後,李梅提起訴訟,要求王凱協助將其上海和東台兩處案涉房産其所有的份額過戶給兩女兒。後因東台處房産不具備過戶條件,李梅申請撤回該項訴訟請求。
  就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同年7月,王凱又向東台法院起訴要求撤銷房産贈與。王凱此舉出乎李梅意料,在李梅看來,贈與協議是離婚的條件,怎麽能說撤銷就撤銷呢?因王凱所訴撤銷贈與案的判決結果,對李梅訴請王凱協助過戶案的結果有影響,東台法院遂中止李梅訴王凱案的審理,先行審理判決撤銷贈與案。
  東台法院審理認爲,王凱此前曾兩次起訴要求與李梅離婚。在王凱第三次起訴時,李梅同意調解離婚,並在當天雙方簽訂房産贈與協議,故有理由相信李梅系因與王凱就兩處涉案房産問題達成一致意見才同意離婚的。因此,該贈與協議與解除婚姻關系密不可分。同時,王凱與李梅離婚時,小女兒尚未成年,故案涉贈與協議亦有在物質上給予子女一定補償的目的,屬于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其性質與一般贈與行爲並不相同,應認定爲不可撤銷的贈與合同。
  據此,東台法院依法作出判決,駁回了原告王凱的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後,王凱未提起上訴。該案生效後,東台法院依法恢複了李梅訴請王凱協助過戶案的審理。因王凱訴請撤銷房産贈與被駁回,故其依法應當按照案涉贈與協議內容協助將其所有上海房産份額過戶給其兩個女兒。東台法院對訴請協助過戶案依法作出判決,王凱協助兩子女辦理案涉上海房産變更登記手續,相關辦理費用由兩子女承擔。一審判決後,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訴。
  法官提醒:日常生活中,將自己所有物品協議贈與他人,後反悔欲撤銷贈與,想取回物品所有權的情形並不鮮見。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卻失敗了。本案案涉房屋所有權雖未發生轉移,但將案涉房屋贈與給子女是在物質上給予子女適當的補償,保障子女良好居住環境,促進子女健康成長,明顯屬于道德義務的範疇,因此王凱不能行使任意撤銷權。在現實中,大家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忠實有效履行合同,若隨意撤銷,明顯有違誠實信用原則,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也是不相符的。同時,也決不能助長不良風氣,如果受贈人確實侵害了贈與人權益,贈與人也應及時拿起法律武器依法維權。(案中人物系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