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同居後的財産分割


  近年來,少數青年婚戀觀有所偏頗,時常出現試婚、非婚同居現象。雙方可能會在同居期間購置房産,雖然購買房産是對彼此愛的承諾,但世事難料,萬一兩人分手,那同居期間所購買的房屋該如何分配呢?
  2012年5月,24歲的唐曉曼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事業有成的秦宜豐。幾次交流下來,兩人對彼此印象都不錯,感情也迅速升溫,短暫相處三個月後,兩人便開始了同居生活。不久,唐曉曼懷孕了,眼看著即將爲人父母,幸福的小兩口開始規劃未來的生活,買婚房、辦婚禮這些甜蜜的事被提上議事日程。
  考慮到將來小孩的上學問題,在挑選了多個樓盤後,兩人看中了阜城街道一套總價80余萬元的學區房。選房當天,秦宜豐支付了首付款25萬余元以及貸款保證金近3萬元。爲了表達自己的愛意與忠誠,在辦理産權登記時,秦宜豐自願將房子登記在了唐曉曼個人名下。房子交付後,兩人又著手裝修事宜。
  新房正在裝修,新生命即將降臨,一切看起來既美好又幸福!然而事與願違,同居後兩人的熱戀期很快過去,性格上的差異、生活習慣的不同慢慢被放大,兩人經常爲了一些生活瑣事而爭吵。小吵不斷、大吵不停的日子裏,唐曉曼和秦宜豐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雙方倍感疲倦之余,對未來的生活也感到十分擔憂。
  因爲婚禮的各項事宜基本已准備齊全,兩人還是按照傳統習俗辦了場熱熱鬧鬧的婚禮,但並沒有領取結婚證。不久,兒子小軍出生了。原本以爲有了愛的結晶,彼此之間能夠多一份包容,共同承擔起對家的責任。不曾想,柴米油鹽的現實日子,卻令兩人的矛盾愈發不可調和,感情一落千丈。
  同居一年後,眼看無法回到從前,秦宜豐提出分手,並搬離了這個原本溫馨的小屋。與秦宜豐分手後,唐曉曼獨自帶著孩子生活,每月按時償還房子的按揭貸款,秦宜豐也時不時向她的銀行卡上打錢,有時候一千,有時候一萬。兩人雖然分手了,但因爲孩子,相處的倒也和睦。
  直到幾年後,一件事的發生,再次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平靜。秦宜豐聽說唐曉曼有了新伴侶,便想將孩子接回來並分割這套房産。唐曉曼認爲這套房子自己既出了錢也出了力,而且産權還登記在自己名下,秦宜豐的要求並不合理。一方想要回孩子並分割房産,另一方卻堅決不同意,雙方爲此爭執了不下十余次,甚至還動手打鬧過。
  去年11月初,在多次協商無果後,秦宜豐一紙訴狀將唐曉曼訴至阜甯法院,請求變更兒子小軍的撫養權。同年11月29日,經法院組織調解,秦宜豐與唐曉曼自願達成了協議,兒子小軍隨秦宜豐生活,但在房産分割方面,雙方依然各持己見。
  去年12月,秦宜豐就房産分割事宜再次提起訴訟。今年3月7日,阜甯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了這起同居關系財産糾紛案。庭審中,秦宜豐陳述自己爲房子付了首付款、裝修、按揭等費用。對于秦宜豐的說法,唐曉曼卻並不認同。她認爲孩子每個月的生活開銷很大,他的每一筆錢都是用在孩子身上,這是秦宜豐作爲父親應該承擔起的責任。而且,房屋登記在自己名下,系其贈予自己,她也爲該房屋支付了裝修、按揭貸款等費用,所以案涉房屋屬于她的個人財産,不應與秦宜豐分割。
  阜甯法院通過審理發現,雙方對于案涉房屋的取得都有貢獻,原告付了首付款,被告償還了部分按揭貸款,但因雙方具體貢獻度無法查清,阜甯法院認定該房屋爲雙方共同所有。在此前提下,從保護婦女權益角度出發,且綜合考量案涉房屋已登記于女方名下的事實,最終判決該房屋歸女方所有,案涉房屋剩余貸款由唐曉曼個人償還,同時考慮到男方對案涉房屋也曾經出資,按照房屋剩余價值的55%,即34萬余元補償給秦宜豐。一審判決後,雙方均服判息訴,未提起上訴。
  法官提醒:同居關系不同于婚姻關系,雙方不能適用《婚姻法》上規定的權利義務。同居期間雙方不發生相互扶養的義務,也不發生相互繼承財産的權利,同居期間某一方的單方收入也不屬于雙方共同財産。因此,已經具備結婚條件的未婚同居者,應當辦理婚姻登記手續;如果雙方堅持同居,則在同居之前應當考慮同居的利弊,可以訂立“非婚同居協議”,以契約的方式約定雙方同居期間的權利義務,以便在産生糾紛時能夠有據可查。(案中人物系化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