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沖動的代價

?
  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和沖突在所難免,關鍵是要能夠正確地對待和解決矛盾。如果發生了爭執,若沖動之下處理不當,可能會引發不必要的糾紛,給自己和他人造成損失。
  2016年6月的一天,家住我市某小區的姚一鳴和幾個老鄰居坐在小區巷子口打牌。因爲是在單位家屬區內,打牌的時候會有不少鄰居熟人湊上來觀看,孫衛成當時就站在姚一鳴身後看牌。
  孫衛成覺得姚一鳴不會打牌,便多次插嘴指點,甚至想將牌奪過去自己打,繼而雙方發生了爭執。孫衛成動手打了姚一鳴一下,兩人開始對罵、推搡,雖未拳腳相向,但待兩人被拉開後,孫衛成突然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省人事。圍觀的群衆立刻報警求助,但悲劇還是發生了,孫衛成經醫院搶救無效後死亡。
  警方以姚一鳴涉嫌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對其立案偵查。經過法醫鑒定以及後期偵查,發現死者由于冠心病猝死,非其他原因造成,因此撤銷了刑事立案。在確認姚一鳴不構成刑事責任後,孫衛成親屬找到姚一鳴討要民事賠償,要求其給付各項賠償共計50萬元。姚一鳴認爲自己沒有動手打人,孫衛成是因病去世,所以只願意承擔2萬元的賠償。由于雙方始終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孫衛成親屬一紙訴狀將姚一鳴起訴到法院。
  亭湖法院經審理查明,本案中姚一鳴與孫衛成爲看牌、打牌發生爭吵,並相互動手糾纏,致孫衛成情緒激動,引起冠心病猝死。經公安機關鑒定,爭吵、情緒激動系孫衛成冠心病猝死的誘因,故姚一鳴應承擔一定的過錯。公民的生命權受法律保護,原告方因近親屬死亡造成的損失,依法應當得到相應的賠償。亭湖法院在綜合考慮各方面情況後,判決姚一鳴承擔15%的賠償責任,案涉損害賠償的項目爲死亡賠償金和喪葬費,合計12萬余元。
  無獨有偶,今年上半年在市區另一處也發生了一起因爭吵引發沖突,最終對簿公堂的事件。吳立東是一名賓館停車場收費員,後被單位勸退。他認爲是素有過節的賓館辦公室主任陳軍向老板告狀導致自己被辭退,于是和妻子陳鳳兩人多次圍堵陳軍,想討要個說法。
  某日,一直耿耿于懷的吳立東夫婦再次堵住陳軍,雙方見面後,沒說上幾句話就開始對罵,後來甚至動起手來。路人看到後立即撥打了110,警方到場後將三人帶回派出所調查處理,但調解未果。離開派出所後,吳立東夫妻倆去醫院做了檢查,陳鳳的診斷結果爲:頭部外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
  吳立東和陳鳳遂將陳軍訴至法院,要求其承擔賠償責任。亭湖法院經審理,認定了陳軍的行爲致陳鳳受傷的事實,但該案糾紛發生的起因系吳立東夫婦無端懷疑陳軍引起糾紛,且解決方式不當,造成雙方矛盾進一步激化,陳鳳對結果的發生也有一定責任。因此,判決陳軍對陳鳳的受傷承擔55%的民事賠償責任。
  兩起案件在一審判決後,雙方均服判息訴,兩被告均按期履行了賠償義務。
  法官提醒:人與人之間因瑣事發生爭執在日常生活中較爲常見,一般情況下,因爭吵、打架導致人身損害的,在法律上屬于侵權行爲。根據《侵權責任法》第6條規定,行爲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否需要承擔侵權責任,則要綜合考量侵權行爲是否有損害結果,侵權行爲與損害結果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以及侵權人是否存在過錯等因素。另外,根據《侵權責任法》第26條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行爲人的侵權行爲若不是侵權結果的直接原因,而是間接原因,也導致了損害結果,那麽行爲人也應當對損害結果負一定的責任,但不是全部責任。如果行爲人對其間接造成的損害結果不負責任,這與侵權行爲法保護受害人的目的相悖,如果讓行爲人對其難以預見的損害後果負全部責任,也與過錯責任原則相佐。在此,法官也提醒廣大群衆在日常生活中,要規範言行,減少摩擦,注意控制好情緒。如果在發生矛盾且難以自行協商處理的情況下,應當通過合理合法途徑解決。若因瑣事一時沖動,造成了人員傷亡,應當及時采取救助措施並報警處理,盡可能減少損失,切不可因擔心被追究刑事責任而選擇逃避,否則會陷自己于不利境地。唯有尊重法律、相信法律,才能最大限度維護自身權益。(案中人物系化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