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一起並不高明的電信詐騙案

   近年來,盡管國家高度重視防範打擊電信詐騙,但案發數仍一直居高不下,不少群衆上當受騙。而且,電信詐騙手段方式不斷翻新,各種騙術層出不窮。一些看似簡單的騙局爲何會讓犯罪分子屢屢得手,我們從中要吸取什麽樣的教訓呢?
  2018年4月13日上午,正在大豐某鑄造廠工作的倪香。收到一條短信後,便急匆匆地向廠長辦公室跑去,說小孩留學,要向廠長借點錢。倪香,來自浙江溫州,是廠裏的骨幹,平時做事很穩重。可這次,她急著找廠長卻是要借錢,而且一開口就要借58000元。
  盡管心中有疑慮,可考慮到此事畢竟關系到倪香兒子的學業,又看到倪香心急如焚的樣子,廠長也就沒有多問。只是出于謹慎,在轉賬之前,廠長還是再次提醒了倪香,讓她最好和兒子電話確認一下。倪香說:“兒子手機落水了,用他同學手機發短信給我的。”廠長也就半信半疑地將錢轉給她了。
  據倪香講,自己在外打工,平時很少與兒子交流,所以想著在經濟上盡可能給予兒子支持以尋求精神上慰藉。現在兒子有機會出國留學,她自然要多出力。收到廠長借給她的錢後,倪香立即根據對方提供的銀行賬號,將58000元“學費”轉了過去。至此,倪香感到十分欣慰。
  直到當天下午兩三點鍾的時候,倪香才想起來打電話給兒子,了解一下他報名有沒有成功。通話後,兒子的話猶如晴空霹雳。兒子告訴倪香她被騙了,學校根本沒有組織留學的事情。
  得知真相的倪香慌了神,不知所措,趕緊找廠長。廠長當即帶她到派出所報了警。派出所民警經向倪香詢問了解整個事件經過,初步認爲這是一起典型的電信詐騙案件。
  警方經技術偵查,追蹤到了贓款的去向,並很快鎖定了犯罪嫌疑人是廣西賓陽人。隨後大豐公安局抽調警力,將兩名犯罪嫌疑人錢海、朱龍抓獲。
  經警方審訊,兩人如實交代了犯罪事實。原來,手頭不寬裕的錢海在看到網上的詐騙手法後,萌生了電信詐騙的想法,隨後就著手實施起詐騙計劃。
  爲了隱藏自己的身份,錢海事先在網上花350元購買了一部二手手機、2張手機卡和2張銀行卡。隨後,他在網上下載了20多個手機號碼,並通過扮演被害人子女的身份,向對方發送信息。
  其實,錢海的騙術並不怎麽高明。在他給對方發信息時,他根本不清楚對方的確切身份,也不知道對方子女的具體情況。他就像大海撈針一樣,碰運氣。信息發出後,坐等對方回複。一旦收到回複,他就會繼續編造謊言實施詐騙。
  本沒有抱太大希望的錢海沒想到,發出去20多條短信,居然有4個人回複了他。于是,錢海繼續向他們發送第二條假信息,內容是:學校聯合教育局舉辦培訓班,邀請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親自授課商務英語。在學校加強培訓一年,綜合考試完後,學校安排去美國哈佛上課一年。
  一般來說,陌生號碼發來的要求轉賬的短信,大多數人會置之不理或留個心眼電話確認一下。可爲什麽,倪香沒有識破騙局呢?原來,兒子之前有過直接通過短信跟她要錢的經曆。所以這一次,倪香便放松了警惕。而且錢海爲了迷惑倪香,還以她兒子的身份,編造了手機落水,借用同學手機聯系,並且此刻正在上課的謊言。“嚴絲合縫”的說辭,讓倪香放松了警惕,打消了打電話確認的念頭。
  于是,錢海趁熱打鐵,讓倪香主動聯系學校老師報名。而這個所謂的學校老師,也是錢海假扮的。通話中,錢海以學校教務處主任的身份,進一步騙取了倪香的信任。倪香剛一彙完款,錢海就通知自己的同夥朱龍迅速去銀行取走了錢。在實施詐騙之前,錢海、朱龍二人已做好分工,並約定事成後朱龍可以獲得25%的違法所得。
  兩人歸案後,錢海退還了所有的贓款。公安機關偵查結束後,將案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大豐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依法提起公訴。很快,大豐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依法查明了案件事實。最終,錢海、朱龍因犯詐騙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和三年,並分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和兩萬元。
  法官提醒:現在電信詐騙花樣翻新,總讓一些人防不勝防。那麽,面對潛在的風險,大家首先應對手機信息要做適當的甄別,既不能相信天上掉餡餅,也不能圖省事。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突然遇到很“幸運”的事,不妨和家人、朋友多商量,咨詢相關專業部門,事事多問幾個爲什麽,增強自身警覺性。其次,要注意保護好個人信息資料,不可隨意注冊、填寫自己的身份、手機號碼、銀行卡號等私人信息。最後,在做好自身防範的同時,積極向周圍的親人、朋友做好宣傳,特別是獨自在家的老年人等容易被騙子盯上的人群,要多多提醒。只有全社會共同防範電信詐騙,才能讓犯罪分子無計可施。(案中人物系化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