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買錯保險的雇主

?
?
  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越來越多的務工人員到建築工地工作,隨之而來的勞務糾紛也與日俱增。雇員做工受傷,雇主、雇員責任如何劃分,雇主如何在維護雇員權益的同時,降低自己的雇主責任風險呢?
  2016年4月,家住射陽縣特庸鎮的陳峰承接了射陽縣興橋鎮紅星村架設線杆的工程後,安排長期跟隨其做工的司洪等十多名工人負責架設,工資按日支付。同年5月8日,司洪與其他幾位工友一起吃了午飯,午飯後繼續架設電線杆。
  然而,意外發生了。電線杆突然倒下,司洪頓時被砸倒在地。現場的工友們迅速跑向躺在地上的司洪,查看他的傷勢情況。看到司洪的右腳被電線杆壓著,工友們急忙想辦法把他的腳從電線杆下拉出來,同時將意外事故告知老板陳峰。陳峰聞訊後,立即趕到現場,和工人們一起將司洪送往醫院。經醫生詳細檢查,確診司洪的足掌前段可見肌腱、關節囊斷裂,1至5趾毀損不成形,需要立即手術。
  陳峰知道司洪家裏比較困難,便主動墊付了各項治療費用5萬余元,並告知司洪,自己爲每一位雇員都投保了意外傷害險。數月後,司洪出院,他與購買意外傷害險的保險公司取得聯系,申請保險理賠。陳峰也非常配合,很快幫助他拿到了15萬元保險賠償金。
  見司洪拿到了保險款,陳峰以爲,此糾紛已經解決了。然而令陳峰沒想到的是,沒過多久,司洪又來找他要求賠償,這讓他很是不解。陳峰認爲,司洪已經拿到了保險賠償,自己還幫他墊付了醫藥費,他就不應該再來要求賠償。可司洪認爲,自己右腳被砸傷後,在較長的一段時間裏都不能再幹重體力活,而家裏就他一個頂梁柱,他倒了家裏就沒有了收入來源。
  爲此,司洪一家多次找到陳峰要求其賠償損失,陳峰都一口回絕。無奈之下,司洪一紙訴狀將陳峰告到了射陽縣人民法院,要求其賠償損失。
  射陽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該案。法庭上,法官聽取了雙方陳述後,發現這起提供勞務致害糾紛案卻另有隱情,直接影響到原被告雙方的責任劃分。
  那麽,事發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麽呢?原來,當天中午,司洪存在飲酒行爲,但在場的陳峰未阻止其喝酒,也未勸告其飯後休息。在查清案件所有細節後,射陽法院依據事實確定了雙方的責任比例,認爲陳峰作爲雇主未能爲工人提供安全的生産、作業條件,且明知司洪中午飲酒後仍不予以勸阻,是導致意外傷害發生的主要原因,因此酌情確定由陳峰承擔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
  隨後,該院根據傷情醫學鑒定意見書,計算了陳峰需要承擔的賠償金額。然而,陳峰對所需給付的賠償數額提出了異議。他認爲,自己爲司洪購買了意外傷害險並且他已拿到15萬元的賠償款,應在賠償款中予以抵扣。對此,射陽法院經審查後認爲,陳峰爲包括司洪在內的雇員投保的意外傷害保險屬于人身保險而非財産保險,其性質不同于雇主責任險。根據相關法律規定,人身保險的獲取不影響受害人繼續主張損害賠償責任,在保險人賠付司洪後,不能當然免除陳峰依法應當承擔的雇主賠償責任;不過,陳峰前期墊付的醫藥費、護理費等費用應予扣除。
  據此,射陽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陳峰應付司洪賠償款251146.33元,扣除已支付的53660元,還應支付司洪各項損失197486.33元。一審判決後,陳峰不服,上訴至市中院。市中院經審理認爲,一審認定的責任比例適當,法律適用正確,故駁回了陳峰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
  法官提醒:本案被告爲原告購買的是普通意外傷害險,而實際上,雇主如果真正想實現其目的,其應購買雇主責任險。此兩險種主要區別有四個方面:1.從保險標的來看,雇主責任險中投保人和被保險人都是雇主,雇主責任險的保險標的是雇主對雇員在法律上應該負有的責任,而在意外傷害險中的保險標的是雇員的身體或生命健康。2.從法律後果來看,在雇主責任險中,保險公司的賠償是代替雇主履行了應盡的賠償責任。人身意外傷害險中,保險公司根據保險條款對雇員或其近親屬進行賠付,但這種賠付並不能免除或減少投保的雇主的賠償責任。3.從保障期間來看,在保單的有效期內,除保險合同規定免賠情形外,雇主責任險只保障雇員在工作期間履行職務的行爲,而意外傷害險不同,無論被保險人是否在工作期間發生意外,都能得到保險公司的賠償。4.從賠償金的處理方式來看,雇主責任險的保險賠償金是由保險公司支付給雇主或者雇主指定的受益人,意外傷害險的保險賠償金是由保險公司直接支付給受益人的。不難看出,雇主購買雇主責任險則能有效降低自身風險。其次,作爲雇員,也應提高自身的風險防範意識。如果雇主未替雇員購買保險,雇員自己可以考慮購買,爲自己的職業增添一份保障。(案中人物系化名)

?